2015年5月19日

www.royal-de-luxe.com

Royal de Luxe:法國機械木偶街頭劇團。誕生於1979年在普羅旺斯地區。該公司于1989年搬到南特。以巨型的玩偶作為主角,表演特定的故事情節。

2015年5月19日

www.arielealasko.com

Ariele Alasko:來自加利福尼亞,她是一名全職的木工師。 畢業于布魯克林的普拉特學院建築系,畢業後留在了布魯克林,從最初零星的接單開始,慢慢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2015年5月18日

我從很遠的那裡回來

那裡有乾淨的風。吹著乾淨的柿子樹葉。發出青綠青綠的光。
我坐在乾淨的樹影下。心也變得乾淨起來。

那裡有乾淨的天空。飛著乾淨的小鳥。發出唧唧喳喳聲。
我坐在乾淨的院子裡。音樂也跟著乾淨起來。

2015年5月15日

方式

愛人或陌生人
我該用怎樣的方式
對待你
在今後的人生里

2015年5月14日

Falling Slowly

I don’t know you
But I want you
All the more for that
Words fall through me
And always fool me
And I can’t react
And games that never amount
To more than they’re meant
Will play themselves out
Take this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We’ve still got time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ve a choice
You’ve made it now
Falling slowly, eyes that know me
And I can’t go back
Moods that take me and erase me
And I’m painted black
Well,You have suffered enough
And warred with yourself
It’s time that you won
Take this sinking boat and point it home
We’ve still got time
Raise your hopeful voice you had a choice
You’ve made it now
Falling slowly sing your melody
I’ll sing along
Ah,ah~ Call and l’ll sing along

by Glen Hansard 《Falling Slowly》

2015年5月12日

在别处

就在我进入的瞬间
我真想死在你怀里
我看到我的另一个身体
飘向那遥远的地方
我的身体在这里
可心它躲在哪里
每天幻想的自己
总在另一个地方

爱情像鲜花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一样疯狂地生长
他们像苍蝇一样总是飞来飞去
在我身边 侵蚀着我的身体
在每一个夜里
我从梦里惊醒
看见我的心
它正在飘向窗外
就在我进入的瞬间
我真想死在你怀里
我看到我的另一个身体
飘向那遥远的地方
我的身体在这里
可心它躲在哪里
每天幻想的自己
总在另一个地方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爱情像鲜花 它总不开放
欲望像野草 疯狂地生长

by 许巍 《在别处》

2015年5月10日

兩滴雨水再次相遇需要多久

風總是不會把它們低落在同一地點。
落在樹枝,落在草叢,變成青綠的部分;
落在房檐,落在路面,拉進最深的地底;
落在湖泊,落在河流,分散茫茫的大海;
吹落到兩座千年冰封的雪山,再遙望萬年。

2015年5月9日

墙上的向日葵

窗外的风,吹过我的房间
吹动,你的向日葵
城市就躲在光明的背后
光明只是你隐秘的哀愁
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溜走
溜走

十年的风景就像下午的云
你和你的头发摇曳不定
带着她的影子站在街头
像恐惧的鱼拼命地游
时光就这样悄悄地溜走

什么是我们分开的借口
什么能让我为谁停留
时光又一次忧伤地溜走
溜走

by 李志 《墙上的向日葵》

2015年5月8日

忽然

忽然就流出泪来,忽然想要听到她的声音
而我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是谁在温暖你,有谁会让我觉得这夜晚还有期盼
我就会跟着它去远行

可是你在哪里,可是明天醒来的第一脸阳光
是否,会像梦里一样明亮
幻想朝西的生活
幻想着你被害怕定格的角落
最后,我一个人越走越孤单

幻想朝西的生活
幻想着你被灯光伤感了寂寞
最后,你一个人越走越孤单
害怕朝西的生活
害怕着你被灯光伤感了寂寞
最后,我们就越走越孤单

by 李志 《忽然》

2015年5月7日

氣泡。

終曲:世事蒼茫成雲煙
好久沒用豆瓣FM,第一首曲子是《東邪西毒》的,之上。
我趴在床上寫這字。
想近,每天就像帶著耳機鑽進大大的氣泡。飄蕩。
聲音的,畫面的都在虹膜以外。
不受干擾,不受干擾。
地鐵裡,風大的彈左彈右,彈上彈下。
公交上,顛簸的彈左彈右,彈上彈下。
它彈下車,彈回了家。
我鑽出氣泡,踩在了地面上。
我折疊好氣泡,放回了我的胸膛。

————
熊熊被送走了,希望它修成正果後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