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9日

再見之後的之前

就像離開.那個城市,街道,公園,樓宇.走過的路,每一棵梧桐樹遮蔽的天空.坐過的公車,每一眼窗外定格的人群.接納的人物,每一個悲喜而過表情.漸習漸落…

2012年4月14日

世界,你好!

又換回域名.我真是折騰.以後忙了也就沒時間折騰了.就這樣吧.世界不就那麼回事嘸.

2012年3月12日

新的

換了模版,也不叫換,就是在以前的模版基礎上改動的,還是單欄。
工作一周,都是新的開始。

2012年1月26日

沒風的陽光午後我躺在床上想給你寫一首悲情的詩

就在曲終人散的時候,狗也沒說話,貓也不見了。你坐在床頭,我躺在床上,陽光靜靜的透過窗戶溜入房間,湧到地上抱在一起不出聲。所以我就想給你寫一首詩,來敘述那樣的生活,那樣的人們,那樣的新年。

2012年1月25日

有風的陽光午後我躺在床上想給你寫一首深情的詩

就在我開門的一瞬間,想要趕走一些頭皮屑。風卻趁虛而入,把地上的塵土吹了滿滿一房間。我們就躺在曬的膨脹的被子裡看它們在房間裡飛舞。所以我就想給你寫一首詩,來敘述這樣的生活,這樣的人們,這樣的新年。

2012年1月24日

最後一隻蒲公英

就在我低頭清看雜草的時候。就是那些牽牛花與野蓖麻枝蔓纏形的矮桃樹下。抬頭看那淡藍的干冷的天空,有溫度的陽光穿過鄰家的矮簷投射在那棵陪我一起長大的棗樹上。然後我看到了你,潔白高傲的飛過我的頭頂,在這2011的最後一天。

2012年1月9日

三個奶奶

在秋天;一個奶奶死了,她有三個兒子,她有三個兒媳。
葬禮上;它有一口棺材,它有三個賬本,它有三個會計。

2012年1月8日

中毒

眼睛與嘴巴掛滿泥濘,目露血絲。
跌跌撞撞,跌跌撞撞。
牙齒叼住尾巴,打著滾: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頭頂住地面,蹬著後腿畫圓:
一圈,兩圈,三圈,四圈。
扎入結冰的泔水桶,沉入桶底:
一米,兩米,三米,四米。

2012年1月6日

第二个黑夜

在這裡穿過一個黑夜等待另一個黑夜來臨。
我坐在一張床的一角讀春天,兩腳發冷。
一個孩子就是一個國王,吵吵鬧鬧,晚間劇目正在上映。
變雪白的牆,和它中間雪白的沒有扇葉的鑽石牌吊扇。
扁平嘴巴的矮腿狗,嘴還是那麼扁腿還是那麼短。
扯破座子露出海綿的輕便摩托車倚著牆壁打點滴,身上蓋滿雜草。
踩滅髒水澆過結冰的地上的第四根中南海香煙。
過期五個月的鐘樓啤酒。
滿是青椒大盤的魚香肉絲。
燉糊了的蕃茄鮁魚。
九個人的全家福。

2012年1月6日

一張五十元,一張二十元,一張五元

元宵節.
臨晨四點.
我走出四號車廂.
我打個哈欠,抹掉眼屎.
準備去見一個朋友.
我故作老練的打車,故作老練的結帳下車.
我給你破舊的一百元真幣.
你找我嶄新的七十五元假幣.

( 紀二零零六年元宵節濟南)